鸷鸟、神面与少昊

  这种安排传达出一个明确的信息,即此鸟具有人格神身份。联系山东地区上古时代的传说加以考察,又应与东夷集团的先祖少昊有关。少昊族的活动范围以曲阜为中心。《左传·定公四年》称:“因商奄之民,命以伯禽而封于少昊之虚。”《左传·昭公十七年》又记郯子对鲁昭公说其先祖少昊名挚。郯子为少昊的后人,是一位学者,孔子曾向他请益,所言应有一定的可信。《逸周书·尝麦篇》也说:“乃命少昊清司马(孙诒让《周书斠补》疑‘司马’当作‘始为’)鸟师,以正五帝之官,故名曰质。”质、挚古通(《考工记 ·函人》郑注),在这里应读鸷。《诗 ·

  珍孙机(1929年生,文物学家、考古学家。中国国家物馆研究馆员、学术委员,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天津物馆所藏徐世章先生捐赠的一件玉雕,为山东龙山文化遗物中的极精之品,其图案具有徽识的典型意义,而且造型优美,在我国新石器时代玉器中实属罕见。从结构上分析,它由三部分组成:上部为一昂首展翅的鸟,当中为人首,下部为承托上方二物的基座。

  从整体上看,此玉件最引人注目之处还是上面的鸟,它高踞神面之巅,复为既对称又铺张华丽的基座所承托,睥睨傲岸,大有不可一世之气势;与其构图相类似的玉器尚未发现过第二例。

  这种安排传达出一个明确的信息,即此鸟具有人格神身份。联系山东地区上古时代的传说加以考察,又应与东夷集团的先祖少昊有关。少昊族的活动范围以曲阜为中心。《左传·定公四年》称:“因商奄之民,命以伯禽而封于少昊之虚。”《左传·昭公十七年》又记郯子对鲁昭公说其先祖少昊名挚。郯子为少昊的后人,是一位学者,孔子曾向他请益,所言应有一定的可信。《逸周书·尝麦篇》也说:“乃命少昊清司马(孙诒让《周书斠补》疑‘司马’当作‘始为’)鸟师,以正五帝之官,故名曰质。”质、挚古通(《考工记 ·函人》郑注),在这里应读鸷。《诗 ·周南·关雎》毛传“鸟挚而有别”,陆德明释文:“挚,本亦作鸷。”《慧琳音义》卷三二“鸷鸟”注引《通俗文》更称:“挚, 鹫之类,鹰鹯之属也。”少昊名挚,即鸷,正与其统领鸟师的地位相称。上述天津物馆所藏玉件上的立鸟,钩喙利距,十分英武,头上的冠毛和翼上的翎毛都被着意刻画,固非猛禽莫属,联系《通俗文》之说,此鸟应即鸷鸟。再看其他几件玉圭上的立鸟,无例外地都采取鸷鸟的造型。这一点与良渚玉器上的鸟纹颇不相同,后者并未强调其喙爪之尖利,就显得不那么威风了。

  说立鸟即鸷、代表少昊,并非望文生义。把它和上述天津物馆玉件的基座结合起来考察,其中的含义会透露得更加清晰。

  在这件体积不大的玉鸷形神主上,还可以清楚地看到各部族之间通过影响、交流、吸收、融汇,而在意识形态的深层中产生的共。山东龙山文化与良渚文化之间的密切联系,久为人所熟知。大汶口之带座神主式的记号曾在南京北阳营所出良渚陶尊残片上发现。美国弗利尔美术馆所藏良渚玉镯,一面刻有大汶口式的意符文字,另一面刻出一个带座神主的形象。其顶部的图案类似良渚之玉梳背,而玉梳背上缘之独特的曲线在当时具有神圣的意味。